反软弱”:陶企肯定要避免这两种“脱钩”

By | 2020年7月27日

建材网】脱钩,百度上说是指“脱离联系”。它的反义词是“挂钩”。

昨天下午看了朋友圈一篇文章,标题很吓人——“我们所知道的全球化终结了”,内容摘要写的是“昨天的那个世界,已经回不去了”。

按一般的理解,“全球化”就是“挂钩”,国与国之间“挂钩”。“全球化终结”就是大家都彼此“脱钩”。然后美国自己生产口罩、袜子、杯子等。欧盟大概也这样。

有可能吗?全球化那么多年了,大家都回到小国寡民,自给自足时代,可能吗?

很多人讲全球化是一些特别有财富野心的人推动的。说穿了就是跨国公司吧,为了追求利益zui大化,采取全球分工的模式推动经济体增长。

中国建材网

但全球化为大多数人都带来好处,这也是事实。中国当然是zui大受益者,美国难道不是吗?这里面的道理有一大箩,赘述起来没有意思。

所以,总的感觉是,尽管现在全球疫情蔓延,西方防控不力,令世界顿时感到有些失序,但相信疫情总是要过去的。疫情并没有二次世界大战那么严重。

所以,全球化,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终结。中美也不可能完全“脱钩”,局部可能,否则,大家就都疯了。

但是,疫情之下,另一种“脱钩”还是要严防。我说的就是产业链,比如zui明显的就是供应链的“脱钩”。

现在大家都死守输入型病例的防线。广交会延后,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举办。陶博会改到5月28号举行,但定位已经是国内展,而不是国际展。出口企业肯定参与无意义。要不就改做国内市场。

那出口期间的国际市场怎么办?你半年不与客户发生贸易往来,甚至不联系,老外可能已经改从越南、印度发货了。这就是所谓的供应链“脱钩”。

感觉陶瓷装备领域可能还好。因为,越南、印度这块的产业链并不完整,此处也不赘述。产业链zui完整的当然是中国。所以,东南亚的建陶产业与中国“脱钩”的风险很小。

意大利、西班牙有完整的建陶产业链,他们要与中国“脱钩”理论上还是容易。但他们在市场上与中国“脱钩”不了。没有中国市场的喂养,西斯特姆可能就真要卖给科达了。

再一个是企业内部经营上的“脱钩”也要特别小心。

我看报道,3月25日,伽蓝洁具的董事长张爱民开了一场全公司人参加的线上会议。张董事长和大家一起回顾十多年的创业史,谈挑战,讲机遇,树信心。再往前看,他们一复工就开线上经销商年会,张董事长还搞直播,公司又搞开门红、女王节直播促销,等等。

虽然是严重的疫情,但品牌的掌舵人带领全体员工,一刻都停不下来,搞得很热闹。而反观另外一些企业,则没有什么动静。有些人认为在线营销那套转化率并不高,所以还是按兵不动好。甚至只安排一半,甚至小部分人上班。

疫情期间,“按兵不动”自然也有道理。算一种打法吧,财务控制、瘦身,都在理,但zui大的风险可能就是“脱钩”——与市场、经销商失联。品牌当然也因为没有曝光度,导致与竞争对手距离拉大。

所以,疫情之下,退中还是要有“进”。哪些地方退,哪些地方进,这才是关键。

其实对经销商来说也是这个道理。现阶段终端门店业务复苏还很困难,但你该做的一些营销活动,尤其是线上的你还得做。否则人家做了,你就和消费者“脱钩”了。

提起疫情,很多喜欢读书的人可能会想到一个词——反脆弱。樊登zui喜欢讲“公司和人如何反脆弱”。他的“不可复制的领导力”理论也是建立在“反脆弱”之上。

《反脆弱》是一本书,2014年1月中信出版社出版。作者是美国的纳西姆·尼古拉斯·塔勒布(简称塔勒布)。这本书的理论框架就是樊登总讲的“要把稳定建立在不稳定之上”。

塔勒布在《黑天鹅》中强调的是,带给我们巨大冲击的稀有事件,往往是不可预测的。正如在发现澳大利亚的黑天鹅之前,欧洲人一直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。

当下的新冠疫情,也被很多人看成是一只突如其来的“黑天鹅”。延展塔勒布的理论,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由无数黑天鹅事件组成的,一战、二战、911,甚至特朗普上台、英国脱欧都是“黑天鹅”。

而且,“黑天鹅”之所以称之为“黑天鹅”是因为它根本不可能被预测,而唯 一可以预测的是黑天鹅本身一定会发生。

所以,既然预测意外事件的发生是非常困难的,我们就要尽量做到在波动、混乱、压力和风险爆发后,能够应对冲击,甚至从冲击中获益。丘吉尔说“不要浪费了一场危机”也是这个意思。

而至于《反脆弱》这本书,塔勒布当然写了很多内容。要“反脆弱”,当然首先要搞清楚平时一个组 织中哪些是“脆弱的”。组 织只有提前消灭肌体中的“脆弱性”,才可能真正在“黑天鹅”到来之后,能应对得了空前的困难。

所以,以此类推,在疫情中,zui先倒下的就是本身肌体很“脆弱”,不健康的组 织。能够创越疫情,活下来,甚至活得更好的组 织,一定是此前已经具备“反脆弱”能力得组 织。

举个很小得例子,对很多建陶企业来说,过去很多年前积累的线上营销能力,就是一种当下的“反脆弱”能力。

再举个例子。去年美国对中国瓷砖加征高额关税,对很多出口企业来说无疑是一只“黑天鹅”。但这个超级意外来临之后,可能影响较小的还是唯美集团,因为他们已经在美国田纳西州建厂。

还举个例子。现在疫情之下,可能加速出口陶企与国外市场“脱钩”,但如果他们提前五年、十年认真做国内市场,可能在疫情后生存压力又会小一些。